都是各省最有名的中学最优秀的学生

2019-04-23 18:02

分析东南大学农村学子占三成的原因,刘波认为,农村学生大都热衷报考理工类院校,理工类专业就业后起薪高,可以很快改善家庭经济情况。

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主要生源地集中在南通、盐城等地的县、镇中学,而理化科目正是县中学生的强项。

以此为依据,有文章指出,这个时代“寒门难出贵子”,教育资源严重失调,农村学生升入名校的机会越来越少,知识已经难以改变命运,阶层流动通道堵塞。

据刘波介绍,在今年的高招工作中,在江苏省,东南大学录取线位列全国高校第11位,在全国,东南大学录取线为第15位。今年东南大学招生数量与往年基本持平,共招收新生3986名,农村学子1215人,占31.2%。

苏州大学招生就业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该校招生6717人,其中农村学生2737人,比例为44.7%。

苏州大学也是“211工程”高校,在全国大学排行榜上,一度排名36位。

刘波解释说,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在基础教育阶段,农村和城市、中西部和东部差距还在拉大,农村学子能享受的教育资源相对有限,升入重点大学的机会会减少。

“教育资源不均衡没那么严重。”东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刘波说,作为顶级高校,清华北大招收的几乎都是各地的状元,都是各省最有名的中学最优秀的学生,这一比例即便是在城镇户籍学生中也是很低的,而北京的高消费也让许多农村学子望而却步。农村学子比例和名校所处的地理位置也有关系,对于非一线城市的名校来说,农村学生比例会高一些,中西部省份的名校,农村学生比例肯定更高。

自2008年开始,东南大学每年招生人数都在4000名左右。对照学生志愿表上的生源地户籍资料,东南大学按城镇户籍和农村户籍进行了详细统计显示:2008年,农村户籍学生比例为36.4%,2009年为34.1%,去年为34.8%,今年为31.2%。

农村学生大都热衷报考理工类高校

刘源说,从贫困生的分布来看,除了苏北占小部分外,主要集中在中西部省份,而且城镇生源比例比较高。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说,北大清华的农村生源所占比重不大,且连续多年下滑。2010年清华新生中来自农村的仅占17%,北京大学的农村生源仅占一成。清华招办数据显示,今年清华所录取的新生中,县级以下中学学生近500人,只占清华新生的七分之一左右。

本报南京8月25日电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改革开放之初的大学生农村生源与现在没有可比性,那时候城市化程度低,城乡收入差距不大。”刘源说:“寒门应该指贫困家庭,而不是农村户籍家庭。”

一名新生在家长的陪伴下来到东南大学报到。cfp供图

不过,另外一个事实是,连续4年,东南大学农村生源都在逐年下降,对此,刘波认为,城市化进程加快,是农村生源逐年下降的一个原因。

据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工作处处长王晖介绍,在中国高校排行榜上,该校综合实力在40名以前。多年来,该校在江苏省的招生分数线仅次于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但从东南大学的统计数据来看,各省情况不尽相同,农村学生比例除个别几个省有所升高外,大部分省市的农村学子比例在下降。来自山东、河南两省的农村生源比例最高,去年,东南大学在两省招生人数均在150人左右,农村生源比例均达到50%。今年该校在两省招生人数有所增加,河南农村生源下降了1个百分点,山东下降了16个百分点。

5年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每年都有生源结构统计数据。

这一观点引起了各大高校的普遍关注。但由此得出的“寒门难出贵子”的结论却不被大家认可。

刘波承认,教育资源分布的确存在着不均衡现象。能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城市学生,考大学时确实有明显的优势,但在不同省份、不同区域,教育资源分布也不同。

“这两所高校比较特殊,不好拿他们的比例来下这样的结论。”南京大学学生工作处处长刘源持同样意见。

江苏四所名校农村学生均占到三四成

东南大学就此专门做了生源结构调查。刘波认为,从清华、北大两所高校的生源结构数据得出“寒门难出贵子”的结论,有失偏颇。在其他学校,农村学生的比例并不低。农村生源比例下降,与城市化进程加快有关,在东部发达地区,农村也并不意味着都是寒门。

同时,与北京、上海等地相比,南京消费水平低,生活压力没那么大,这也是南京高校农村学子比例能占到三成以上的原因。

记者了解到,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部属院校在江苏的招生比例大概占到三到四成,作为省属高校,苏州大学在省外的招生比例大概占25%。

据该校招生就业处提供的资料显示,2007年,农村户籍学生比例为42.8%,2008年为42.2%,2009年为40.5%,去年为44.1%,今年为40.5%。

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农村学生的比例更高一些,达到四成。该校每年招生数量都在4000人左右。

刘源介绍说,南京大学在校生有2.9万人左右,本科生数量大概是1.4万人左右。按照国家标准,其中贫困生有3000人,研究生中贫困生有1000人,全校特困生超过1000人。贫困生基本都申请了助学贷款,相比之下,清华、北大两校的贫困生人数要少得多。

“样本太小,不具代表性。”苏州大学招生办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说,教育不公平客观存在,但没有那么严重。

“所谓‘寒门难出贵子’是对教育资源不均衡的一种情绪反应,不能从户籍差别上简单下结论,教育公平是综合性问题。”刘波说,东部农村家庭的收入其实不一定比城市或者西部城市家庭低;农村户籍人口中也不是全部都在务农,有一部分住在乡下,工作在城里;从培养人才的角度来说,寒门学子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们成才的几率更高。

“农村并不意味着寒门。”刘波分析说,近年来,城市化进程加快,一大批农村精英流入城市,通过经商、买房转为城市户口。还有一部分农民因为土地被征用,集体转为城镇人口。尤其在东部沿海,城市化进程速度更快,在苏南等发达地区,农村家庭收入并不低,农村户口比城市户口还难求。

“我们没有做详细统计,但农村学生比例大概在三成左右。”南京大学学生工作处处长刘源说。

农村并不意味着寒门

而对于江浙沪等东部地区来说,其教育水平全国领先,教育资源的城乡差距并不大,尤其是县市这个层面,基础教育都很好。在江苏,甚至出现了倒挂现象:县里比市里好,各市比省会城市好。

“我们学校的学生农村生源占到三成多,‘寒门难出贵子’这个结论不全面。”8月21日,东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刘波在该校开学第一天发布了他们的新生生源结构调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