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霄宫大殿屋檐

2018-10-09 00:07

未到朝天宫前,我看见有些身强力壮或者自认十分凶猛的青年想炫一把,一个个分别站立在台阶的底部,大嗨一声就往上冲。有的能一口吻冲上,有的却在半途就气喘吁吁。那些台阶也就一百级左右……我看着他们总是忍不住偷偷地笑:这时分还能让你玩一把酷,在女朋友或是同伴群中得瑟得瑟。一旦上了一天门,眼瞅着那些直通山巅似乎就要将你逼入天际去揽日月的长长台阶……嘿嘿,到那时任你怎样牛我看也是再不敢牛逼“大嗨”了的

二龙腾空云端戏。(龙头香石刻如两条蛟龙腾空而出,有这难以解开的密)

到了武当,从南岩开端还真就是一路的爬阶!武当山的台阶呀,居然成了我武当行最为深化的印象!真实真实是太多了哦,爬百步梯到朝天宫,然后就是一路上行的台阶,二百多级到一天门,356级会仙桥至二天门,然后再二百多到三天门,再一路台阶直至金顶……据石碑重修记载是,从乌鸦岭至金顶共有台阶6560级。也就是说假定不坐缆车的话,你就得走6560乘2=13120级台阶(由于要上下来回么)

整个金殿的确全是黄铜锻造,衔接着它的栏杆空中则是花纹奢丽,已被踩踏抚摸得润滑似镜的上等花岗岩石。那护手处的圆球可美观了,一个个似乎彩纹宝石的光亮球体……

好多大银杏树都被缠满了红带子,树身、树枝全是惊心动魄的一片鲜红……

这6560级要是高上下低曲迂回折的倒也还行,就像夜晚爬山一样,会由于看不见底线而不容易泄气。可武当山的台阶全是直线的,偶尔稍有弯曲也完好能够一望到顶。也就是说你得很分明地看着眼前那二百多、三百多级的连续台阶,一级一级地往上爬……

五龙捧圣得大道,(相传南岩是真武太子修炼42年投崖后成仙的中央)

我在转运殿反拍的紫禁城一角与那所道观,那酷道偷开一窗在窥视哦o(∩_∩)o~ 转运殿也是纯黄铜打造的一座四四方方屋子。铜屋外边窄窄围了一道观,刚好能够让一人侧身经过(进去时得放下背包。大胖子可能还无法通行呢!这就奇特了,难道胖子就无需转运了吗)自左向右在黑漆漆窄道里绕转一圈,听说就能够改动运势,变不吉利为时时势事通运……

有凤,也有龙,中间还有小童站立守望。 这屋顶正中的宝葫芦和铁链系着的前后四位小人(另一面还有俩拉链子的小人)又有传说,似乎是与姜子牙有关的一个故事:这四将是姜子牙为扞卫宝葫芦安全哄得他们守在这里的,四人必需一动不动立在原地,由于宝葫芦不能有任何偏斜,否则会有天灾人祸来临……

米龙。米凤。前头都摆有贡品的。 紫霄宫大殿屋檐。很少看见檐角是凤凰外型的,下面的木鱼是龙生九子里面的一个,呆在屋檐下是为了避免火灾(由于它能吐水灭火么)

树立在悬崖峭壁之间的南岩宫,它是武当建筑精髓之中的最精髓,也是唯逐不时被坚持着原貌的远古建筑。有能人写诗一首总结了它:

殿内众道士在念经颂佛,木鱼声声,钟铃叮叮…… 紫霄宫里练功的小道,各处都可见习武是武当山的又一大特征。记得榔梅祠那里还贴有武当功夫的拳谱剑谱,分男拳女剑。那持剑的女道姑身着粉色道衫,如剑仙一样姿势漂亮……

六朝辉煌古建群。(皇家古建群在阅历唐宋元明清民历代依然辉煌如初)

不知道为什么要被扔在石壁上的布偶和娃娃,看着有点邪,像是在诅咒……

三品武当雄幽奇,(南岩石刻的岩字--品山,观赏武当的雄伟、幽静、神奇)

一颗宝珠镶崖壁,(南岩石殿象宝珠一样镶嵌在悬崖峭壁上)

不时想要看看72峰之中那座好有个性的犟峰到底是怎样在众山归一之下扭头向外的……可惜就是看不见!紫气东来……蓬莱仙境……终于等到了金顶日出,却是好儒雅的一日,太阳如绣金月球。 赶紧掉头拍日照金顶,秋阳温柔,金顶也就低调坦率。

最后再看一眼在阳光下依旧无法显露真容的山峰峰们。再见了,我心爱的犟峰,今生与你无缘…… 太子坡是真武幼时读书之处。(其实就算是传说也没有说起他小时是在武当清修苦读的。这建筑是因真武大帝少年时期刻苦读书,意愿远大,成为楷模。后代人们就在武当山太子坡修建了一座宫殿,叫“太子读书殿”。)

于是就走了夜路。把刚上山岗的新月当作高处的灯火鼓舞自己“村庄就在上方”——其实倒没觉着有多累,就是太晚了肚子饿得慌有些没气力了!应该是爬了二个多小时吧,开端那段还有下坡(那房主兼导游说是“先给一点甜头”)一路还又拍又听又去喝了神水什么的。后来从朝天宫开端天完好黑了下来,我也就不知道前方到底是怎样漫长的一条长坡了,只知道是一路上坡,踩着台阶不时不时地向上。前面领路的房主也开端气喘吁吁(这老兄可是一天最最少一二趟的哎,有生意就要带着客人往家里引的……他居然也喘哦!)后边跟着三位和我一样要去住宿的游客,其中一位男士一路都在低声嚷嚷“真是要命呐!”然后再一个多小时就终于见着了真正的灯火……第二天清晨五点至六点那段当然又是只见满天星斗的黑路……看不见就无所谓畏惧。所以我从南岩上金顶并没有真正领略到乌鸦岭6560级台阶的凶猛!

一路我都很奇特它这种保管完好的陈旧啊,心想这中央当年难道没有禁受过红小兵的火烧刀砍么,怎样还能够有如此的完好无缺?果真是没有的,据我那乌鸦岭房主详解:当年红小兵开拔进山当天中央就直接下命令“武当山不能动”了!所以除一先锋冒失鬼在紫霄宫一大石龟身上狠狠砸了一榔头把那四不像的龟身震开了一道缝隙以外,武当山上一切古建筑都完好无损(那砸龟者听说不久就得暴病呜呼了o(∩_∩)o~)

那时对武当山了解不多(由于不准备就没看攻略么)第一天中午被区间车从十堰直接送到武当山山脚的时分,我独一的念头就是“今晚要住山上”。从司机那里探听到道路,知道能够当天先玩掉太子坡、紫霄宫,然后晚上住宿南岩,第二天早起上金顶看日出或日照金顶,完了再返回来玩南岩那一块……

自驾游去武当山时刚好遇上它600年的大庆,农历九月初九是正日,我到时似乎是初六,只相差了二三天,山上的一切都曾经准备停当,随处旌旗飘飞,很是五彩喜庆。特别是紫霄宫那一块,从桥头起就一片披红挂彩的繁华,红黄锦旗高高飘扬,直通那最高处的大殿……山道左右两旁还塑造了一对从台湾习俗沿用过来的米龙、米凤,供奉着果蔬香火,如沙画般得栩栩如生。

到南岩时已是傍晚,正好夕阳西下……武当山是个什么景点都盘绕着一个叫真武大帝故事传说而修建的宗教道院。南岩是真武修炼42年终于得道成仙的中央。

这殿前还不时有道士、道姑和几位少年在走步习武……

南岩这个中央玩得有点疯,什么犄角疙瘩都被我给跑遍了! 这中央很偏僻,似乎是一处特地替孩子求功名的中央,供奉着文殊菩萨……庙前左旁有一棵被系了很多红带子的银杏树。好大的一棵,居然在树后长出了一片大大小小的儿子儿孙,变成了湖北版的“独木成林”真是一绝!

玩到红坪那一块时是十九号,我瞧着地图很纠结,按来回机票预订的时间我完好能够玩完武当再回去,但也能够选择原路返回,去兴山坐游轮赏玩长江三峡……两者不能兼得,最后一咬牙选择了武当,由于觉得这一路都不怎样有爬山过

所以当我在走下坡时遇见那一个又一个爬得满头大汗且无一不目露失望的上山者时,我的心情是蛮蛮复杂的,既有些同情来者将要面对前方那没完没了攀爬台阶的艰苦又有点悄然庆幸自己“蒙头就上”的莽撞。要是也换成大白天,我不知道会不会又添加出一份“爬台阶恐惧症”来……真的太长太多了!走下坡我都看得眼直,忍不住一次又一次默默数数,为每一道的台阶计数。最长的那条是356级,在会仙桥上二天门的那道……

从朝天宫到朝圣门之间还有三道天门,这一路就是清一色的直溜溜石板台阶。要人命的艰难跋涉就在这一路,从这门开端去金顶曾经能望见希望,也就会不觉其苦了

各处道观都在不停地中止法事。很诧异盛装的道袍居然是如此鲜艳的华美,简直是比百官上朝的戏服还要多姿多彩啊!其实俺们中国最精致奢华的服装还在这佛殿道院的有没有?

从南天门开端则是南岩宫的地盘,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显得特别的古旧。 上南天门依旧也是要爬石阶的,但和那一路相比就是小巫了

(乌鸦岭从岭脚到山腰、山顶都有住宿。早起登顶之人得依据自己所在距离选择早起时间,大多听说清晨三点就曾经打着手电动身上路了……住南岩的应该来不及登顶观日出)

动身前我是没有准备要去武当山的,一来不怎样有兴味二来也没有把它与神农架联络到一同。可事实是去那一块的一切人简直都会这样玩:要么到十堰,先玩武当再到神农,然后从宜昌撤;要么先到宜昌,玩了神农再去武当,最后从十堰回……

被建造在山体中间的南岩古宫,中间高高朝外伸出的那块龙形巨石是点烧龙头香的中央……

可是我敢“嘿嘿”。

朝天宫,从这里开端有两条上山道道:前山与后山。前山是乌鸦岭村我住宿的中央,一路景点较少。所以普通人会选择去爬各种天门云集的后山,那后山就全是台阶

在原本就商铺林立蛮繁华的一段乌鸦岭上遇见了一队敲锣打鼓前来还愿送匾,感激天恩的人群……这一下更是不得了的繁华了!只是没想到走到我跟前时,这一大群忽然就呼一下散开了,纷繁分散在各家的饭铺点吃起了早餐

这琉璃房屋建造得真实精巧,很多特别的外型都是我在别处所没能见到的!武当被誉为皇室家庙,这紫霄宫更是真武托梦让自己后代皇帝亲身前来建造的一所庙宇,气势的确非同凡响!!

遗忘那一年夜爬泰山走过多少级台阶了?应该比武当要多吧,觉得泰山是比武当要高大伟岸很多的,不过泰山的台阶很多都又高又陡和这重修了的平整平均也不可同比……(还是忍不住去查了一下:泰山最细致的记载是总共6366级,居然还真是没有武当乌鸦岭至金顶的6560级多哦)

这太子坡的建筑很有特征,门口引见写着“一里四道门,一柱十二梁。九曲黄河墙,十里桂花香。”你看这九曲黄河墙形象吧!

很有特征的墙,是叫马头墙还是龙头墙呢?(有龙头墙的吗o(∩_∩)o~)

(传说很动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铁杵磨针的故事怎样就换了主人,小时分教员不是不时通知我们这是李太白的故事么?想来又是一则现代版的胡编乱造,就像杭州西湖的长桥被导游恶编成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的一景一样……)

我敢嘿嘿是由于我嘿嘿时,这6560级曾经变成了我的下坡。上坡时我走得是相对平缓的前山而且一半是夜路!由于我是第一天连夜爬去乌鸦岭山顶住宿的。

那耍酷道士替我拍下的紫禁城一角,就在他道观的窗棂底下……

是按她的倡议行走的武当。由于第一天下午时间还早,玩太子坡与紫霄宫时我都在很悠闲地走,赶到南岩也正好就是太阳下山刚刚能够投宿的时间。问题是:一跳下景区区间车,我就被我那位“未来房主”给鼓动了!他给我看金顶日出的照片,说住他家明早只需再一小时就能登顶了……那张日出的图片其实没有一点诱惑力,可我那多年累积的“追日出强迫症”又开端发作了呀!简直毫不犹疑就跟着去了,那个时分一点也不思索房子的住宿条件,完好是“有得住就行”的一种心态……

榔梅祠里有一棵我很感兴味但那时分曾经褪尽了枝叶的榔梅树。它的因由还是来源于真武大帝当太子时的一段传说。话说当年太子耐不住艰苦要下山返回凡世,在一山梁遇见一青丝老婆在石头上磨一根大铁杵,说要把它磨成一枚绣花针……太子猛然醒悟,再次返山修行,途中,他折下一段梅枝,插在榔树上,发誓说:梅枝啊,我若能修行胜利,你就在榔树上生根发叶、开花结果……后来太子修成大道,梅枝果真就在那榔树上生根发芽,并结下了香果。由于榔树上长着梅树,人们就将这树叫榔梅树,结的果叫榔梅果。

四字不祥留影地。(福寿康宁是人们共同追求的,在这里留影把不祥带回家)

似乎是什么传说中的一座钟哦!不分明,就觉得它在朝阳下还蛮出色的

两座有着特别漂亮琉璃蓝瓦的亭台,又雄伟又漂亮。只是和周围建筑似乎有些不分歧,由于这蓝顶看着很鲜艳与南岩宫整体的陈旧很是不同。

太子殿前有大量黑乎乎蜜蜂在飞舞,看见没有,图片上那些飞漫天了的小黑点点就是它们。搞不分明这庙宇殿堂之前怎样会有如此众多的野蜂?瞧得人心头发麻……这殿堂后头有个“太子洞”,听说是真武幼时的读书之处。呵呵。看样子太子的清修生活也并不真正孤寂,你看有这么一大群山中野蜂在他的柜橱安家,和他一同相邻无事的渡过了每一个春去秋来啊!也还不错哦

被朝阳映照下的小人木雕。武当庙宇的各式石雕木刻很多都好有滋味……屋顶瓦片飞龙凤舞的砖瓦外型,各殿墙壁一座座浮雕般的照壁,墙头廊檐的种种凿刻,花窗屋檐花样繁杂的云雕花刻等等等等,很多都值得细细观赏好好把玩……

太阳下山处就是正对南岩宫的五龙山,传说真武当年为救因他跳崖之美女也随身跳崖。天上就飞来五条巨龙将他救起,并把他托升到了往常的金顶…… 从金顶看“72峰朝拜金顶”,有晨雾洋溢。等了良久良久,等得身子生硬心都冷了,还是未能等见雾散云开……